马拉松停摆后 肯尼亚跑者终于“认输”

马拉松停摆后 肯尼亚跑者终于“认输”
2020年06月05日 10:58 新浪体育综合

  一眨眼就到了六月,没有马拉松赛事的这大半年,你还习惯吗?

  最近又传来了相关消息——5月29日,国家体育总局官网发布了关于有序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

  意见中提到,可开展本地群众体育健身活动。全国性马拉松等人群聚集、跨区域举办的群众性体育赛事和活动暂不恢复。

  省内小型、非跨区域的路跑赛事可以在通过当地疫情防控部门的许可后举办,大型马拉松仍然没有定音。

  这种情况下,线上马拉松可能是过瘾的唯一方式了。

  我们还算幸运儿,毕竟跑不跑马只是个人乐趣,即使没有比赛,生活也不会暗淡无光。

  然而,对于另外一些落后地区的职业选手来说,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虽然国内感染者陆续清零,但是新冠疫情还在国外肆虐,全球马拉松停摆已久。

  在那些靠跑马奖金养活家庭的职业选手面前,没有比赛,意味着失业和零收入。

  近日,肯尼亚日报走访了一个位于伊藤警局附近的建筑工地,在那里发现了一大批马拉松跑者正在搬砖工作。

  运动员表示,一天能够赚到400肯尼亚先令,折合人民币只有不到27元……

  80%肯尼亚跑者

  收入已无法维持生存

  短跑牙买加,长跑肯尼亚。

  天生的身体素质和非洲大陆的海拔为他们提供了普通人难得的优势,让肯尼亚人成为了每一场马拉松比赛的亮点。

  这里最脏乱差的道路上,训练出无数世界上最伟大的长跑运动员。

  1987年,侯赛因获得纽约马拉松赛冠军,是肯尼亚人首次获得大型城市马拉松赛冠军。

  同年,在日本受训的无名小卒道格拉斯成为了第一个获得世锦赛马拉松冠军的肯尼亚人。

  从那以后,无数青少年效仿这些前辈,梦想着用跑步来摆脱贫困的命运。

  原本马拉松大热的行情下,2019年底的一场疫情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五月中旬,基普乔格曾表示,肯尼亚80%的运动员需要救助,否则他们无法正常生活。

  作为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基普乔格是肯尼亚的骄傲,体育局联手他的基金会伸出援手,为大约100多人发放了食物和生活必需品。

  但这个救助数目远远不够,更多人依然受困于经济,正在考虑其他出路。

  马拉松跑者搬砖

  一天赚不到30元

  号称冠军之乡的伊藤小镇,曾有无数选手集结训练,现如今,政府禁止组团训练,训练场上只能偶尔看到形单影只的训练者。

  受疫情的影响,大多数人只能暂时放弃跑步,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伊藤警局附近的建筑工地,就聚集了一大片马拉松跑者,正在做搬砖砌墙的苦力活。

  上图这位男子叫罗杰斯-基普利莫(Rodgers Kiplimo ),可以看到他还穿着训练时的跑鞋,正在工地用水泥砌墙。

  原本他要到西班牙参加一场10K的比赛,但因为疫情比赛取消,为了有足够的食物填饱肚子,他不等不放弃训练来到工地打工。

  每天8点开始上班,下午4点结束,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只能够赚到400肯尼亚先令,折合人民币不到27元。

  基普利莫表示:“建筑工需要耗费很大的体力,如果我保持训练,就没有力气工作,如今每天我都为了食物犯愁,月底还要为房租犯愁?!?/font>

  28岁的希拉-基普拉加特(Sheila Kiplagat)原计划参加4月29日在美国举行的伊利诺伊马拉松,当比赛宣布取消后,她也放弃了训练来到这个工地。

  新赛季之前,她做了充足的准备,感觉自己训练的很好,有信心能刷新PB,但疫情让她的努力付之东流,打工时也只能中断训练了。

  她回忆起上一次参加比赛,还是去年4月的天津马拉松跑,当时她获得第二名,拿到了3万人民币的奖金。

  这笔收入里,估计还需要剔除中介的抽成,以及训练成本等等,并不想大家想象中那么“赚”。

  埃文斯-基普拉加特(EVANS KIPLAGAT),原本计划去跑香港马拉松,已经有人出了赞助费,帮他订好了机票和酒店,他有信心站上领奖台。

  然而比赛突然取消,他不得不面对现实,靠打工维持生计。

  马拉松今年能否恢复?即使恢复了,他们能否被允许入境参赛?

  为了生计放弃训练,底层的运动员似乎陷入了死胡同。疫情之下,各有各的不易。

  虽然国内大小马拉松赛事都爱邀请外国选手制造噱头的风气并不好,尽管为了奖金而跑马拉松并不是我们提倡的精神……但这群人也是为了生活。

  生在寸草不生的穷乡僻壤,跑步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跑步吧)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