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在美国跑步 “种族歧视如影随形”

当你在美国跑步 “种族歧视如影随形”
2020年06月05日 09:25 澎湃新闻

  体育圈一直是美国对抗种族歧视问题的前线,从拳台到NFL,从NBA到马拉松赛道,体育人一直在为有色人种的权力抗争着。

  然而,在赛场或是跑道上,种族主义的悲剧一直存在。

  近日,美国主流跑步媒体《Runner’s World》就采访了多位黑人、原住民以及有色人种(BIPOC)的跑者,他们分享了自己在跑道上遭遇的种族歧视,以及他们是如何用竞技体育与不公正的社会现象抗争。

  黑人跑步教练迈克·莫罗会在跑步时被警察拦下来盘问。

  阿默德·阿伯里之死

  在弗洛伊德因为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不幸身亡之前,一位名叫阿默德·阿伯里的年轻黑人在跑步时丧命,就已经引发了全美的愤怒。

  2月23日,25岁的阿伯里在乔治亚州萨蒂拉海岸的街道上被两名白人枪杀。3个月后,一段枪击的视频被发布,引发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令人不解的是,据《太阳报》报道,直到视频在社交网络上发酵之后,涉事的一对警察父子格雷戈里·麦克迈克尔和特拉维斯·麦克迈克尔才被警察逮捕关进了监狱。

  5月9日,美国各地的跑者们都跑了2.23英里(约为3.59公里),这正是阿伯里在被警察射杀时跑过的距离。而5月9日这一天,是阿伯里26岁的生日。

  37岁的特瓦伦·刘在跑步时会被周围的白人跑者指指点点。

  据《Runner’s World》报道,成千上万美国跑者不论黑人还是白人都加入了这场悼念活动,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了自己的跑步记录,并且都贴上了“#IRunWithMaud”(我和阿默德一起奔跑)的标签。

  那同样是一次声势浩大的对抗种族歧视的运动,只不过,在拉丁裔跑者艾米丽·本顿看来,这样的抗争并不会消除BIPOC跑者在跑步时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对于BIPOC来说,阿伯里的悲剧并不新鲜?!?/p>

  艾米丽·本顿正是BIPOC群体中对于美国跑步圈感到失望的跑者之一,因为她在跑道上听过太多有色人种跑步遇害的故事,也经历过种族主义的不公对待。

  “当我独自在从小长大的白人社区里跑步时,已经习惯了白人邻居们奇怪的目光。

  爱莎·卡马尔。

  “为什么厉害的一定是白人女性?”

  跑步本应该是一个包容和充满多样性的体育项目,就如34岁的亚裔跑者爱莎·卡马尔所说,她之所以开始跑步,正是因为她相信那句话——跑步适合所有人,你要做的就是系上鞋带,然后放开跑。

  可事实上,在美国的跑圈里,很多时候,有色人种需要承受着更多的压力。

  2019年,卡马尔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但就在起跑前发生了令她不愉快的一幕。当她在起跑区检录时,她发现在她身前的两名女跑者是后两个起跑区的,她就希望征得那两位女跑者的同意,先往前进入起跑区。

  但她得到的却是对方厌恶的眼神,并且看着她说,“现在怎么有这么多外国人要来参加波士顿马拉松?”那一刻,卡马尔愤怒了,她表示自己也是一名美国公民。

  在接受采访时,卡马尔还回忆起了一件事,“我曾经见过两位年长的白人女性在浴室排队时,对一位巴基斯坦裔美国跑者使用极为消极的攻击性言论?!?/p>

  卡马尔的遭遇并非孤立,在美国跑圈,白人跑者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虽然世界上最顶尖的马拉松运动员大部分都是黑人跑者,但是在美国的精英跑步阶层,特别是女性的精英跑者中,白人占了非常大的比例。

  内尔·罗哈斯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美国马拉松选拔赛的第九名。

  “当我刚刚成为精英运动员的第一年,我收到了很多不太友善的评论,他们认为我不能成为长跑运动员,因为我太壮了,而且也不瘦?!?/p>

  32岁的内尔·罗哈斯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美国马拉松选拔赛的第九名,“我很自豪,因为我打破了他们对我的评论,那就是‘我不是瘦瘦的白人女性’?!?/strong>

  罗哈斯不明白,跑圈里“为什么厉害的一定是瘦瘦的白人女性”?她想改变这样的想法,她在没有得到任何赞助的情况下不停训练,“在美国,很少BIPOC的跑者会得到赞助商的青睐,我希望能用跑步提高有色人种女性的形象,也帮助拉丁裔社区?!?/p>

  特伦斯·巴普蒂斯特。

  跑步群体,并没有那么包容

  每一年,都会有数以百万级人次的外国跑者来到美国,参加各种跑步赛事。

  “总体来说,跑步群体已经比其他体育项目更加包容,但是我的经历最终因为白人教练的一些种族主义的行为变得感觉很糟糕?!?/p>

  51岁的特伦斯·巴普蒂斯特拥有8年的跑步经验,在自己生活的休斯敦也跑了17个马拉松,他希望成为一名“严肃跑者”,所以加入了一个跑步俱乐部。

  遗憾的是,按照巴普蒂斯特的描述,那些教练和俱乐部的白人负责人总会发表一些带有政治色彩的观点,并且攻击有色人种。

  “我们俱乐部6名成员因为这些非常无理的行为而决定离开。跑步本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是这些人却因为种族主义的言论让这项运动变得很不舒服?!?/p>

  卡罗琳·苏。

  生活在波士顿的36岁亚裔跑者卡罗琳·苏也有着类似的经历。她从大学时期就开始跑步,也是一名拥有非常多大赛经验的资深跑者。

  然而,有一次她和朋友在湖边小路上进行跑步训练,当她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名警察拦住了她,并且警告她乱穿马路将会被开罚单,“实际上,我并没有做过任何违反交通规则的事情?!?/p>

  更让卡罗琳·苏恼火的是——几分钟后,她的金发白人朋友也沿着一模一样的路线跑过警察身旁,那位刚才一脸严肃的警察热情地和这位白人跑者打招呼,并且还为她加油鼓劲。

  “我穿着和其他白人一样的跑步装备,但我在跑道上依然经常被贴上‘其他人’的标签,只是因为我不是白人?!?/p>

  此外,34岁的黑人跑步教练迈克·莫罗会在跑步时被警察拦下来盘问;37岁的特瓦伦·刘在跑步时会被周围的白人跑者指指点点……

  太多的BIPOC跑者都有过类似的遭遇,但他们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退缩,而是继续坚持活跃在跑道上,努力跑出更好的成绩,对抗那些种族歧视的卑劣行为。

跑步美国歧视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